韩银警告称“长此以往,韩国的国家债务将超过GDP”

2017-07-01 18:03:15

  有警告称,2030年国家债务将超过国内生产总值(GDP)4月22日,韩国银行计量模型部长朴阳秀(音)等13人发表了题为《债务经济学和韩国的家庭及政府债务》的报告书,并在报告书中表达了上述观点这比韩国租税研究院于今年2月发表的2050年政府的负债将多于GDP的预测要快韩银解释称“与租税研究院不同,我们把国有企业债务等潜在债务和金融性债务也包含了在内”   最大的原因就是高龄化由于高龄化,仅看社会保障性支出,2030年的政府债务与GDP的比率将增长至72.3%分析称,再加上补偿国有企业经营不善和支援公共住宅的供给等,这一比率将达到106%   例如,假设韩国经济在2015年之前的经济增长率为4.3%,之后到2030年将逐渐降至2.1%,那么2030年的GDP为4010万9630亿韩元(去年的GDP为1240万5040亿韩元,假设每年的物价上涨率为3%)如果按研究组的假设,那时国家债务将超过4251万亿韩元研究组表示“这是以很多的假设为前提而得出的数值”,所以没有公开具体的GDP和政府债务预测值   去年政府的债务为422万7000亿韩元,占GDP的33.3%,因而有人指出韩银的预测过于悲观但计量模型部长朴阳秀称“2007年国家债务为299万亿韩元的水平,4年之间增长了近30%”,“从2015年起,政府债务可能快速增长,所以应该从现在起开始应对”   对于家庭负债的担心也不容忽视报告书称“家庭贷款在短时间内不可能发展成金融危机”,但同时还指出,由于低收入阶层的贷款剧增,陷入经济低迷的风险也在加大,消费萎缩将导致经济的长期停滞   报告书介绍称,在2010年上半年之后的一年间产生的新增家庭贷款的66%来自年收入低于3000万韩元的低收入阶层家庭低信用阶层的欠账率升至了2008年金融危机时的水平,多处债务者的迅速增加也是危险的信号   报告书还认为“因债务负担,家庭减少消费的现象已经出现”也就是说,收入与利息支付额的比率——“利息支付率”从2009年下半年开始超过了消费萎缩的临界值(2.51%)朴部长称“如果消费萎缩超过临界值且家庭消费减少,那么库存将积压,从而导致生产和雇佣下降的恶性循环的产生”   有人指出,报告书的担忧多少有点夸张三星经济研究所经济政策室首席研究员金善彬(音)预测称“由于人口结构方面的原因,政府债务不得不快速增长,但我认为,同时有关财政实现健全化的讨论将会更加活跃”,“在政府债务超过GDP之前,税收调整等多样的制度性改善政策将出台”   韩国银行方面表示“该报告书是执笔者个人的意见,并不是韩银的正式观点”但在该报告书的前言中写着,“出于金仲秀总裁的想法——研究家庭负债问题如何,